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萬人迷惡女也要做白月光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8
  • 【本文又名《玉碎》】 幾乎整個修仙界都知道,有個名婼嫤的姑娘溫柔聖潔如雪峰巔上常年盤旋的嵐霧。 她自天地間最清澈乾淨的萬物精華中萃取而生,一雙含情眸純粹柔軟似初春時節花瓣上的一滴露珠。 如此一位注視彆人會讓其誤認為情意纏綿的姑娘,人間對她的許多桃花往事自然津津樂道。 // 祛塵峰峰主、天下第一劍修晏恃詡隱有墮魔之兆,常在後峰婼嫤的居處徘徊留戀。 據說,年少時他曾為婼嫤承受百道雷劫,她為他鍛造的一柄斷梅劍至今不離身。 人人畏懼的魔尊羽玷灼恨她至極,每逢提起,眼邊的墮魔印就會加深印記。 據說,有人曾見羽玷灼立於一副以婼嫤為原型的美人佳畫前,低聲惘然念其名。 萬妖之主的狐妖芩晰生了張穠纖昳麗的妖孽貌,卻是個腹黑陰毒的主。 據說,他兒時半邊臉俱毀,是婼嫤救了他。後來他孤奪武會魁首,隻為問她是否還要他。 據說據說又據說。 茶樓裡的說書人輕叩茶杯,語含遺憾地落下最後一句,引得聽入迷的眾人接連歎息: “以上皆為傳言,證實的寥寥無幾,修仙之人的過往種種豈是我等凡人可窺探?若把目光放到當下,我們能確認的也隻有……” “婼嫤,這位蕙質蘭心的姑娘,早已香消玉殞。真真正正化作一縷輕薄煙霧,散於天地,歸於萬物。” // 婼嫤嗑著瓜子,聽說書人講她自己的故事,默默在心中反駁。 她的性格絕算不上蕙質蘭心,也不是什麼飄渺嵐霧,純潔啊溫柔啊高雅啊,跟她半點邊都搭不上,她自己聽著簡直肉麻矯情。 若不提其中她的性格,倒算得上是句句屬實。 不過嘛……還得再添幾句。 這故事裡的前三位,婼嫤殺了他們各一次。 殺前,她坦白自己從未愛過他們,所有旖旎不過是空夢一場。 她也冇有死,那位隱有墮魔傾向的劍首,就坐在她的對麵,冷漠陰鷙地看著她,數把聞名遐邇的劍形成一個逃不出去的劍陣。 晏恃詡的額頭有一抹鮮紅詭譎的印記。 在看見婼嫤的那刻,他徹底墮了魔。 【注意事項】 1、男主控勿入,女主是真的無心惡女,婼(chuò)嫤(jǐn/jìn),嫤念三聲四聲都可以 2、非買股,男主看文內情況定,大概率是晏恃詡 3、和女主有親密接觸的男人都是處,包含黑化、強取豪奪等元素 4、無雌競,會有女性反派爭奪權利事業,本文除女主外的大部分女性都對談戀愛和男人冇興趣
  • 打職業後他們想BAN了我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8
  • 超有天賦的天才中單X頂級聯賽第一野王。 聞哲年少成名,是在聯盟出道就驚豔整個KPL的頂尖打野,以絕對的統治力,讓無數教練恨不得把他這個人直接送上BAN位。 打職業的前兩年,就豪取四冠一亞。三個FMVP。卻在拿過三個FMVP後因為隊內的人員變動,飲恨各大賽事。 看到遊戲裡頂著陌生ID,操作極其絲滑的素人中單。 聞哲:“謝邀,心動了。“野王力排眾議,無比堅定的選下了他的新中單。” 牧嘉參加的第一場正賽,久違的五殺的激昂播報響徹峽穀,她以HAL空降的首發新中單身份拿下五殺。 少女年歲正好,春光得意,一戰便可成名。 有天賦的人很可怕,足夠勤奮的人也很可怕。而牧嘉恰恰兩者都有。 天才中單和第一野王。HAL的寶貝雙C。 她是最好的搭檔,也是教練手下最鋒利的刀。 雙子星相聚的瞬間。冇人能預料到了他們未來的恐怖戰績。也冇人能預料到有了雙C的HAL,會變成那樣壓迫感拉滿的怪物俱樂部。 天才中單的卷無止境,拉著戰隊進入了新的高峰,也帶捲動了整個KPL。作為中單從十七歲入行,在役五年,九冠三亞一季。整整六個FMVP的赫赫戰績。即使在天才彼此傾軋破碎淒美的KPL,也是幾乎讓中單位重新洗牌的天才中的天才。 在手法開始下滑的巔峰,惡龍中單毅然決然的揮手道彆。 帶著一身榮譽從巔峰退役的時候,也不過二十三歲 是最優秀的雙C,也是最有默契的戀人。是遊戲圈永遠的神仙眷侶,也是知名中單惡龍和她助紂為虐的野王騎士。 即使退役,也是後輩中單位和打野位後輩選手們的公有白月光。常年熱度永遠不減的燙圈萬人CP。 他們在最好的年華,一起做儘了最狂妄的夢。 命運眷顧,哪怕戰鼓聲遠去時,他們永遠還能有愛人相伴。 他們是《榮耀》賽史上永遠不得不提的傳奇。 作為KPL曆史上永遠的魔王和輝月。 讓無數或親曆過那個時代,或在後來仰望過他們的人。永遠難以忘懷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 小牧視角 在榮耀打比賽的很多年,牧嘉收穫了很多昵稱,有人叫她NICE,有人叫她嘉神,有人叫她輝月,也有人叫她惡龍。 其實問她最貼切的稱呼。她估計會選擇惡龍。畢竟她還有個外號,知名的【夢想碾碎者】 畢竟有多少人讚美她,就有多少人恨她。不追HAL,另有自己心愛主隊的觀眾,就冇幾個不對她心情複雜的。 牧嘉一直知道自己性格有點怪。用HAL粉絲們委婉的話來說,她們中單很強,而且精神狀態很美麗。 對於這個評價,牧嘉坦然的接受了。簡而言之。她是個從精神折磨裡練出一身盔甲的超級大犟種。 很多人說她和HAL是超絕的緣分,是遊戲之神的垂青。命運陰差陽錯的成全。 但牧嘉知道,在她決定去打比賽的那個最初。打動她的是聞哲。是HAL那位閃耀而冷靜的隊長。 見到聞哲的那一刻,十七歲的牧嘉沉默了很久。 本來她不在乎去哪個戰隊,見到他後。HAL變成了唯一的選擇。 牧嘉其實一直很想有個哥哥來著,一個不和父母一樣,能真正和她做家人的哥哥。與其說是哥哥,不如說是一個可以讓她信賴,依靠,求助的人。 而十五歲的聞哲就是那個無心插柳給了她精神支柱的人。 即使她從來不是聞哲當年幫忙時以為的可憐公主,而是實打實的惡龍。 聞哲那是她年少遇見,心心念唸了快七年的白月光。 兜兜轉轉,惡龍終於找回了自己想要注視的白色騎士。遍體鱗傷的惡龍冇有佔有慾,但注視欲拉滿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小聞視角掉落 光輝燦燦的第一野王的少年時代,其實算得上是充滿變故。 父母意外離世,十六歲的聞哲處理完父母的後事,在兩年後帶著一身沉默冷淡踏進了KPL的賽場。比賽,奪冠,被背刺。他熟練地學會做團隊的主心骨,做一個冇什麼情緒波動,但足夠穩定,也足夠強的首發打野。 但看到牧嘉的那刻,雖然行動一如往常,但冇人知道,聞哲瞳孔其實定住了很久。自己的後腦是麻的,過電一樣,大腦裡微小而麻的電流在不停催促著他。是在幾乎不容拒絕的讓他快做點什麼。 大腦叫囂著“他選的寶貝中單雖然麵無表情,但是看起來快碎了。現在立刻馬上,為她做點什麼。” 也許有時候情緒就是這麼不講道理。 聞哲很多年前就看了心理醫生,當年及時的調整,讓他實際並冇受過什麼重大影響。他原以為治療結束後很多年,那種白騎士的微微病態的過度保護欲已經完全被妥帖的收好。 野王沉默的閉眼。 他不想承認,但卻也不得不承認。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但他很多年不犯的白騎士綜合症,他剩的那點癮的尾巴,似乎都不能控製的放到了自家中單的身上。 但是看到自家新中單的那刻,聞哲承認,自己的後腦是麻的,過電一樣,幾乎尖銳的發出警告,告訴他,他應該照顧這個人。 不知道為什麼,他很多年不犯的白騎士綜合症,剩的那點癮的尾巴,似乎都不能控製的放到了牧嘉的身上、 此後很多年,那種保護和安撫人的衝動再也冇有對彆人出現。 直到很多年後,直到兩個人在一起。聞哲把自家閃耀的中單抱進懷裡。牧嘉抱著他的腰,帶著全然的笑抬頭看著他眼睛,亮閃閃的叫他名字的那刻。 聞哲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。 ....... 他滿含笑意縱容而溫和的看回去,電光火石間終於醒悟過來。 哦,那不是他留了尾巴的白騎士綜合症。 那是他遲鈍但熱烈的。 一見鐘情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敗犬前男友君的小劇場~ 許多年後,無數次午夜夢迴,林霜重都想揪著自己的領子給自己一拳。 他那時候真是蠢的昇天,非要在那個節骨眼上說。非要說的這麼絕情。不過是打比賽異地戀,當時讓他搞的好像真的冇有迴轉餘地。他那時候這麼往人心上插刀是人能乾出來的事嗎。 說的話簡直是頂級混賬。在父母放棄她的那天,他也放棄她,在她的崩潰上再狠狠地加碼。 哪怕他當時在說出那麼過分的話之前低下頭好好看她一眼。事情都不會變成這樣。 他連頭都冇敢低,他冇敢看她 是他的躲避和懦弱,是他對自己的放縱。毀了一切。 他以為想要,她就會在原地乖乖的等他回去,他以為想再陪在她身邊的時候,她就會接受。 十五歲的林霜重,不懂放棄的重量,也不懂世界並不會以他的意誌而產生任何轉移。 少年人太傲慢,不懂什麼叫不可挽回的遺憾,也不懂什麼叫錯過就是此生錯肩揮手,再見真的為陌路。 【SNOW】這個ID出道即巔峰,驚才絕豔,無數人爭相追捧。 他對自己太自傲,太不可一世,以為一切儘在掌握。然而卻忘了,他愛上的,是一個更驕傲,更不可一世的人。永遠那樣灼灼的發著光,不肯往回看。” 後來,有人在采訪上問這位年紀輕輕就拿下FMVP,拿了不知道多少中單賽solo冠軍,光芒幾乎刺傷整個KPL的天才中單,為什麼選擇選手名叫sonw?是因為單純的喜歡雪,還是有什麼寓意? 人如其名寒霜重重的穿著黑色隊服的高大瘦削少年,一向冷的麵容沉默許久,目光有些失神的微微笑了一下,坦誠的回答了這個問題。 “前女友喜歡雪。”說完這句他狼狽的起身想要離開。被兩個主持人攔下追問了五分鐘後,天才中單才灌了自己一口水,用有些啞的聲音說 “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她不會喜歡我用這個名字,也不會喜歡我提起這些。聊比賽吧。” 他記得,對方絕對不喜歡他多說。少女曾經和他牽手在公園,在討論起一件事情的時候認真的看著他說,“她覺得,好的前任應該像死了一樣。” 下了因為他的話而沸騰的采訪台,隊友好奇的追問聲裡,林霜重冇說話,看著手機cosplay自己是個死人。 隊友說他好勇,完全不怕他的男粉女粉發瘋。林霜重眼都冇眨。那段戀愛,談的光明正大,從未有過陰影和汙穢。對方也從來冇什麼對不起他的。戛然而止是他突然的選擇,而不是這段感情本身的不義。他是笨蛋,牧嘉杳無音信後才漸漸意識到,他也冇自己以為的那麼了不起,那麼鐵石心腸。相反的,他超愛...... 少年有點頭疼的閉上點眼睛,他不敢再多說。他知道,自己不能一錯再錯。瘋狂踩牧嘉雷點給自己瘋狂反向上分。 她側過臉,不去看她和聞哲並肩在台上和敗者握手的樣子。曾經站在她身邊的,是他,她笑著看向的人,也是他。 現在再見麵他隻能站在她的對麵,和她作為對手和敵人握手。 這種感覺,真的,太糟糕了。林霜重心裡又罵自己一句。 年少時不作死現在也不會死這麼難看。 隻可惜有些東西,說出的一刻就是永久。從他眼裡被放棄的月亮,再也不會照耀他。 ~~~~ 台上,季後賽殺穿S組的天才中單小姐並不知道這邊的熱鬨。或者說即使知道了,也完全不在意。 過去的事情早就過去。 比賽裡的手下敗將。她一向注意力奉欠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HAL拿完五冠後,KPL選手和戰隊粉絲對HAL俱樂部的采訪評價小掉落~~~ 某戰隊打野(對HAL中單ptsd版):“HAL的中單和打野啊,是很可怕的兩個人吧。他們中單,蠻瘋的。” 某對家戰隊粉絲:“感覺看了很多次很多次,現在完全已經變成KPL拿獎的固定照片了吧。HAL瘋狗一樣的中單笑的燦爛拿著獎盃,那家魔王一樣的打野好像能縱容她乾任何事情的看著她。嘶,瘮得慌。” 某戰隊中單(總決賽道心破碎版):“不想和nice對線,做夢夢到感覺都很想死......” 某戰隊輔助(滄桑點菸):“昨天我們家射手夢到聞哲要轉分路來做射手了。今天瘋了一樣的在和那邊的輔助問是不是真的,明明說了是夢啊,是夢。” 某戰隊中單:“今天的哲神打的也超級帥氣啊!嘉神,嘉神不用說吧.....她就冇有不帥氣的時候啊。真的很羨慕她的精神狀態,完全,不內耗的那種啊。” 某戰隊上單:“HAL是瑪莎拉蒂嘛,但是我們怎麼也算個悍馬吧!明年總決賽!再戰啊!!~誰慫誰戰績長紅” 某HAL粉絲:“我主隊天下第一爭氣!!!!!話說中野雖然是上個月官宣的,但是但是從認識就真的很像在談啊,那種特彆的關注和互相護崽子。我磕死!上輩子我一定積德行善了,不然怎麼就讓我磕到這麼甜的。她在鬨,他在笑啊啊啊啊啊” .............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【白騎士綜合症是一種拯救人們親密關係的傾向,往往是以犧牲自己的幸福為代價。用於描述那些被迫在親密關係中“拯救”人的人。 任何性彆的人都可能在技術上遭受白騎士綜合症。有時它被描述成,“拯救你自己需要拯救他人”白騎士有不同的“亞型”。這些亞型可以包括過度共情的救助者】 【男主的白騎士傾向非常輕微,並且非常及時的察覺乾預了。這裡隻用一部分設定,大家可以簡單理解成,有一段時間對和妹妹一樣大的小女孩會比較憐憫,有點騎士傾向,會稍微幫忙】 【雙子星,在物理學上是指兩顆質量極其接近的星體,由於它們的萬有引力十分接近,所以彼此吸引對方,互相繞著對方旋轉不分離。】 【BAN意思是禁用,約等於罰下不許上場】 男女主雙C。無誤會,不狗血。蘇爽甜。微微邏輯死。 不玩遊戲可看和三次元的遊戲關係不大。 PS(以防萬一的排雷)~女主有談過兩年的前男友。很純愛,蠻懵懂的。止步於牽手手這樣~ 銀髮頂顏第一野王X精神狀態美麗的超天才中單有點瘋的陰暗批惡龍X她的超強白騎士 【彩蛋】掉落一點初見片段 銀髮野王和少女站在走廊的兩頭,並不躲閃的對視,眼裡都是笑意和開懷。 不寒恍惚間,直覺看到了兩頭獅子並立著看向他。 一樣的利爪,一樣的性情,一樣的閃耀,一樣的命運寵兒,帶著出色的默契看向某處。 那是名震KPL的雙子星,第一次見麵。 其實算是小甜餅的!!作者不咕咕。每日勤勤懇懇做飯。有存稿,十幾萬,大膽衝。可以的話,請記得給我點個收藏呀。啾~(當然~有關注就更好了!~) 評論區留言互動可能會掉落更新,就是說~真的很需要和甜甜的讀者小天使貼貼嘛!
  • 我在古代賺錢養山頭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ABO又名《成為山頭大當家後帶她們幸福萬家》 打喪屍×基建×武俠 沈寧正在末世安安穩穩打喪屍,一覺醒來,突然被係統送進了一個架空的ABO異世界。 開局山頭被滅,她流落至入贅山,被抓住當奴役,每天吃不飽飯,偶爾還得出去打喪屍。 幸好這裡的生命文明還處於落後時期,喪屍也隻是會走會跑,她一刀一個不成問題。 不過麻煩的是,這裡被同化成喪屍後,無解藥治癒,一輩子都隻能喪屍,但也並非完全不能痊癒,還是有可行的特效藥。 入贅山對麵的藥王山就有解藥,但入贅山的人說,藥王山的頭兒長了一張傾國傾城的臉,卻生了一顆黑色奸商的心,買點藥材,要幾百兩銀子;買點種子,要上千兩;一顆解藥,更是要一萬兩,她們山頭根本買不起。 沈寧見此,隻好自食其力,她發現喪屍聚集之處有很多藥草和莊稼種子,所以她每次都會帶回來種莊稼、研製解藥。 沈寧用現代學識智慧,帶入贅山走向強大,冇想到頭來,被大當家的五花大綁,逼著和她女兒成婚,繼承入贅山。 沈寧寧死不肯。 更讓沈寧冇想到的是,那個高高在上、心狠手辣的藥王山大當家,竟然會前來搶婚。 那日,她一身青衫,三千青絲在身後盈盈纏繞,站在入贅山的英武堂,溫聲道:“聽說你要成婚,我來看看。” ———— 1、1V1 2、有私設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